首頁 | 水產新聞 | 獨家專題 | 漁商阿里 | 漁資團購 | 水產人才 | 市場行情 | 水產技術 | 對蝦網 | 會議展會 | 水產視頻 | 水產論壇

企業推廣

  • 資訊
  • 技術
  • 產品
  • 企業
  • 招聘

搜魚高級搜索對蝦  羅非魚  金鯧魚  草魚  石斑  泥鰍  黃鱔  海參  小龍蝦  鰻魚  大閘蟹  

中國水產論壇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水產新聞 > 國內新聞 > 綜合新聞 > 正文

受疫情影響,“宵夜之王”小龍蝦的養殖及供應鏈或受致命打擊,面臨產業洗牌

發布時間:2020/2/17 16:58:22  來源:新京報  編輯:黃姍  我來說兩句我來說兩句(0)
旺旺好漁資電商平臺
核心提示: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北京簋街上的“小龍蝦風向標”胡大飯館開業20多年來首度在春節黃金周閉店了。
中國水產門戶網報道

 

 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北京簋街上的“小龍蝦風向標”胡大飯館開業20多年來首度在春節黃金周閉店了。

  而在小龍蝦的重要產地湖北,養殖大戶陳居茂慨嘆,這是他養殖小龍蝦10多年來“最難的一年”。

  受疫情影響,“宵夜之王”小龍蝦的養殖及供應鏈或受致命打擊,面臨產業洗牌。養殖技術、品質升級、品牌打造、線上交易,都將成為這場小龍蝦危機中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春節閉店的簋街飯館

  這個大年初二,經歷2003年非典未歇業的胡大飯館宣布5家門店全部暫停營業。這是自1999年胡大飯館在簋街開店以來,20多年來第一個沒有營業額的春節。

  作為北京最有煙火氣的餐飲街,簋街以宵夜美食著稱。除了胡大飯館,這里每到夏季晚間用餐高峰,基本上所有排隊的餐館都與小龍蝦有關。簋街仔仔、金簋小山城、小漁山、接頭暗號……盡管胡大飯館已在簋街開了5家店,簋街仔仔更是開了9家,但面對旺季洶涌的排隊人潮,依然供不應求,吸引著北京四九城乃至自全國各地的食客慕名前來。

夏季晚間用餐高峰時的胡大飯館。資料圖片

  按照往年的傳統,北京胡大飯館總經理郭冬提前配足人手,備齊食材,一切為春節營業準備就緒。如果沒有這場疫情,在今年春節7天長假里,胡大飯館的4家門店和旗下紅巷子·川菜將創造全年約5%的營業額。直到臘月二十九,北京宣布取消包括廟會在內的大型活動,才讓他們意識到疫情的兇猛。正月初二,胡大飯館宣布全部門店暫停營業。

  郭冬粗略算了一下,胡大飯館閉店一天,損失30多萬元;為春節備足的新鮮食材,直接損失逾100萬元。這其中,小龍蝦是胡大飯館及簋街很多餐館的重要主打菜品。

  全國疫情最嚴重的湖北,正是小龍蝦的重要產地。郭冬對此不無擔憂,“目前北京受疫情影響最大的是餐飲業,如果疫情持續,湖北的養殖戶們遭受重創,那將是源頭上的影響。今年簋街的夏天,很可能會因此而‘降溫’。”

  京城餐飲的“爆品”

  北京簋街的火,很大原因都與小龍蝦有關。上世紀90年代初,孫玉珍在大鐘寺批發水產,將安徽小龍蝦帶進北京,成了簋街最大的供應商。1998年她創立了胡大飯館,最早的麻辣小龍蝦就是為適應重口味的北方人而定的“主旋律”。

  大約在2004年,小龍蝦成為京城餐飲的“爆品”,2008年到達火爆頂峰。“那時簋街100多家餐飲,70%都在銷售小龍蝦。胡大飯館的銷售高峰一天能賣出15000斤,排號的人從中午一直持續到午夜,排到過2000多號。”郭冬回憶說。

  也有商戶認為,簋街火起來,正是因為2003年那場非典。那時候人們懼怕上街,但從心底里渴望社交。當大家發現很多商戶都關門,而簋街的館子還堅持營業,難免有種“患難見真情”的感覺。

疫情期間的北京簋街。新京報記者 王萍 攝

  在最近的微博熱門話題中,“疫情結束后,你最想吃什么?”引發了網友們報菜名般的留言,其中很多人寫下了小龍蝦。油亮鮮紅、麻辣飄香的小龍蝦,刺激著人們的視覺和味蕾,纖維感的肉質筋道彈牙,更適合親友們聚在一起“聊天剝蝦”。

  也有網友說,想到在疫情中最“受傷”的湖北其實是小龍蝦的重要產地,能吃上小龍蝦,說明湖北平安了,大家平安了。

  小龍蝦養殖產地的重創

  胡大飯館在湖北省的黃梅和赤壁都有自己的小龍蝦基地。往年眼下的時節,養殖戶們通常已經開始做一些采買、檢修、布局水草等工作。而現在大家關門閉戶,防疫幾乎是全部工作。留給小龍蝦養殖的時間窗口之小,幾乎是前所未有的。

湖北省潛江市小龍蝦養殖戶陳居茂2019年12月20日拍攝的養殖基地,“水質水色好,未見青苔,干干凈凈。”圖/受訪者供圖

  小龍蝦的育苗期在每年3月之前。郭冬說,“如果疫情能在3月中旬前后遏制,對小龍蝦養殖的影響不會太大。一旦再拖延,對小龍蝦養殖和整條供應鏈來說,將是致命打擊。

  根據中國水產與流通加工協會的《疫情監測及小龍蝦產業影響調研》顯示,目前小龍蝦行業正常運轉比例低,開工主要集中在養殖端;流通、加工受各地封路、疫情影響,開工的僅為少數,大多數企業開工日期不定,更多企業還要等疫情情況明朗之后再決定開工與否。而目前養殖生產過程中,包括飼料原料、動保產品、口罩、防護服、酒精等原料普遍短缺。

  飼料短缺,是小龍蝦養殖業面臨的頭等大事,并已產生連鎖反應,導致全國多地出現苗種銷售遇阻。在江西贛南,由于氣溫較高,約500-800噸小龍蝦早苗急需銷售,但由于買賣雙方都沒有飼料,出現了“產苗的銷不出去,需苗的又進不來”。

  湖北潛江蝦寶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陳居茂養殖小龍蝦已有11年。在他印象中,潛江人最開始捕捉小龍蝦,并非餐桌上的美味,而是因為它們有驚人的繁殖能力,且愛打洞,導致蓄水的農田漏水,是農戶們眼中的“敵人”。

  小龍蝦的大規模養殖在上世紀90年代。那時,小龍蝦逐漸引領了宵夜的市場,由此誕生并形成了小龍蝦的養殖產業。如今在湖北省潛江市,就連一些學校都開設了小龍蝦專業,“剝蝦師”甚至成了一種新晉的職業。

  與另一大水產大閘蟹相比,小龍蝦在銷量上占據“C位”。根據《中國水產品電子商務報告(2019)》,從近年來水產品流通狀況看,小龍蝦勝過大閘蟹。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會長崔和認為,小龍蝦可全年供貨,烹飪方法多種,而大閘蟹供貨期有限制,制作方法有限,因此小龍蝦更受年輕人喜愛。

  陳居茂也從最開始僅有28畝塘的小養殖戶,發展到擁有1800多畝塘的養殖大戶。往年這個時候,40多名工人將全部上崗,“如今封村了,大家都待在家不敢出門,每兩天出一個人買生活用品。”陳居茂說,小龍蝦養殖戶們往年熱火朝天的景象,現在想起來都有點分不清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  焦灼中的等待

  陳居茂說,自己現在“急得要死”,這也代表了絕大多數湖北小龍蝦養殖戶的心情。從2019年入冬,他為暖冬而擔憂,小龍蝦繁殖、成苗的時間都要提前。“老話兒說,一步趕不上,步步趕不上。蝦苗長得快,投喂的時間就要早。但在關鍵時候,疫情突然襲來,真是雪上加霜。”

  他只記得最后一次到養殖基地,是大年三十,原本喜慶的日子,卻“火燒眉毛”般著急又束手無策。

  “所有的蝦苗都已經出來活動了,就好像嗷嗷待哺的嬰兒,很多都已經開始夾水草吃。”陳居茂說,“小龍蝦是雜食動物,沒有飼料,它就會夾斷水草、甚至會把水草的根挖出來吃,水草吃完了還會挖泥巴吃。”

  對養殖戶來說,看似“餓不死”的小龍蝦一旦出現夾水草的情況,是“災難”的開場。“水草用來凈水,因為沒有及時投喂,小龍蝦一旦將水草吃光,也就失去了褪殼生長、休息的地方。水草無法繼續供氧,相當于破壞了水塘的生態環境,水很快就會渾掉,接下來可能就是小龍蝦大面積地發病死亡。”

  陳居茂家距養殖基地20多公里,他現在沒法出村,前幾天只能打電話讓基地附近的農戶幫忙看了一眼。“情況很不好,水草夾掉一半多,水渾了。”

  陳居茂說,按照現在的情勢,如果能在兩三天內及時投喂,還可能有一些挽回余地,但現在不可能了。

  正常情況下,再有一個多月就可以賣了。但現在看來,“失敗了。”陳居茂連著說了兩遍。養殖戶們有時候互相打電話,也都是“急得不得了”。“急也沒用,疫情太兇了,人先保下來吧。”

  僅蝦苗、租金、水草、人工等方面的投入,陳居茂前期投入了300多萬。他盡量讓自己往好的方面想,“都說這個病毒怕熱,從年三十到現在,潛江的溫度上升了不止5℃,天熱了,病毒就死了。”

  陳居茂說,往年這時飼料生產企業早已復工大規模生產,而今年小龍蝦養殖戶對飼料的需求告急,“卻都被攔在閘口,閘口開了,大家會瘋搶,飼料企業沒有那么大的生產能力,接下來肯定就是飼料供應問題,而且價格也會瘋漲。”

  飼料漲價還只是一個方面。陳居茂覺得,今年的特殊情況會讓小龍蝦飼養的各種成本上漲,而最終下跌的,只有小龍蝦的售價。“路網恢復沒那么快,人們不敢聚餐吃飯,蝦銷不動。但蝦是活的,不能等,最終必然導致養殖戶們低價銷售。”

  養了11年小龍蝦,經歷了不少風雨的陳居茂“嘬著牙花子”認定,2020年是最難的一年。而潛江人幾乎一半以上,和他一樣都是“靠小龍蝦吃飯”。期盼與焦灼的心情混在一起,猶如一團亂麻,捋著這團麻,每一根的盡頭都是等待。等待疫情過去,等待生活回歸正常。

  小龍蝦產業的洗牌

  資料顯示,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,在2018年的小龍蝦產量為全國最高,達81.24萬噸,全國占比高達49.58%,約為全國總產量的一半。同時,當年湖北省還憑借721萬畝的成績,成為全國小龍蝦養殖面積最大的省份。

小龍蝦養殖省份占比,數據自《2019中國小龍蝦產業發展報告》。

  小龍蝦養殖戶們每天一睜眼的第一件事,就是“看疫情情況,想自救辦法。”陳居茂說,如果沒有飼料,就要就地取材。小龍蝦是雜食動物,家里的餅粕、麩皮、米糠、玉米和黃豆,都可以先派上用場。如果有長到3-4錢(15-20克)的,就先賣掉減輕壓力。

  在北京的胡大飯館,大家最期待的就是疫情“拐點”的到來,員工們都盼著快點讓自己忙起來。郭冬覺得,“報復性消費”的想法太過樂觀,疫情影響后的恢復,并非幾家餐館恢復營業,而是需要整個供應鏈以及消費者心態的逐漸恢復。這樣的過渡期至少持續兩個月。

  郭冬說,這些年胡大飯館一直在創新菜品,不僅有小龍蝦,饞嘴蛙、水煮魚、豬蹄等銷售也十分火爆。“主打一兩種菜品,是起步階段的小餐飲模式。有一定規模的餐飲企業,必定要走多品類、多元化經營的路。”

  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小龍蝦產業分會秘書長蔡俊認為,疫情可能將帶來小龍蝦養殖產業的洗牌,低下、多余產能和新增的小龍蝦養殖戶都會相應減少。增量市場受限,存量市場比拼的,將是養殖技術高低和小龍蝦的品質好壞。

  蔡俊說,當下正值小龍蝦春季繁養的重要時期,防疫的需要、道路交通的限制、飼料的現有儲備等,對小龍蝦的苗種銷售和養殖影響很大。受去年小龍蝦價格低迷的影響,今年小龍蝦新增養殖面積降低、部分養殖戶退出,都將影響體量增勢。小龍蝦的價格走勢一般都是“高開低走”,但受疫情影響,目前小龍蝦的價格相比去年同期,平均每斤已經下降了10元左右。

  加快加工領域發展,開拓更多受歡迎的小龍蝦加工品,被認為有可能解決集中上市、運輸及消費的問題。蔡俊指出,線上銷售的“調味蝦”等半成品,加熱即可食用,或許在疫情過去之后,會獲得更多發展,也能解決集中上市的問題。而隨著線上交易增加,具有辨識度的小龍蝦品牌,更能得到消費者認可。

  蔡俊認為,與小龍蝦養殖產業將經歷洗牌一樣,規模小、衛生不達標、沒有口味辨識度的餐館也將會被淘汰。品牌化、規模化的連鎖小龍蝦餐飲會迎來發展的春天,這些企業具有一定的品牌效應,菜品研發更新快,食品衛生更有保障,符合未來發展的趨勢。

 

編輯:黃姍 訪問人次:3022 關鍵字:疫情,影響,小龍蝦,養殖,產業,  >> 更多資訊進入水產新聞網
免責聲明:本文在于傳播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。本文不保證其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和有效性,本版文章的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并未經過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,數據的準確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發表評論
用戶昵稱:

評論內容:
滑動完成驗證:
 

品牌推廣

咨詢:0779-2029779

第十二屆農聘中國水產人才網絡招聘會

2020第九屆養殖水面出租轉讓網上交易會

獵弧英雄

蝦青素

安進水產

手機版水產門戶網

隨時,隨地,伴你身邊!

水產前沿廣告

海洋與漁業

圖文推薦

更多

最新綜合新聞

更多

水產門戶網養殖版

今日要聞

更多

熱點推薦

更多

關于我們 | 企業推廣

會員服務 | 網站動態

聯系方式 | 友情鏈接

付款方式 | 網站地圖

服務專線:0779-2029779

傳  真:0779-2030003

郵  箱:bbwfish@163.com

最具影響力的水產網站--水產門戶網

廣西南信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建立鏡像

桂ICP備11001749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桂B2-20050073

X

中國水產門戶網微信平臺

返回頂部
另类小说-淫乱小说-强奷小罗莉小说|